切换到宽版
  • 广告投放
  • 稿件投递
  • 繁體中文
  • 在元宇宙“追光” 的女科学家

    作者:王维砚、肖婕妤 来源:工人日报 时间:2022-04-18 22:18 阅读:485 [投稿]
    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教授黄玲玲带着学生走进4号教学楼一层的激光测量室。那些实现“从0到1”突破的科研成果就是从这里诞生的。

    换上拖鞋、穿上白色实验服,刷指纹验证身份,在风淋间里除尘……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教授黄玲玲带着学生走进4号教学楼一层的激光测量室。那些实现“从0到1”突破的科研成果就是从这里诞生的。

    实验室里百万级的精密仪器对温度、湿度要求苛刻,不停运转的新风系统持续发出低沉的“吟唱”。实验台上摆放着各种光学元器件,看似随意的位置其实经过了精确计算,它们构成了光学世界里的特殊秩序——光路。


    计算分析、光路设计、加工制备、实验检测……在那个理想的实验结果出现之前,黄玲玲反复验证,穷尽每一种可能。

    “勿动。看着乱,都有用。”实验室里立着小小的提示牌。是的,一条光路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一直留在实验台上。“科研不是立竿见影的过程,需要时间和数据的积累。”黄玲玲说。

    操作台上,激光笔发射出的光束穿过光学元器件,在白色背板上投射出一只蝴蝶。黄玲玲手动调制后,蝴蝶的轮廓和翅膀上的纹理渐渐清晰。在另一条光路上,雪人和老虎的图案经过调制后,瞬间变成了水壶和茶杯。

    眼前“魔术”般的影像变化都与一个其貌不扬的小薄片——“超表面”有关。

    “这是一种微纳光学原件,上面有肉眼看不到的打孔结构。”黄玲玲向记者科普说,“超表面”在功能性、轻薄性、集成度等方面都能满足元宇宙海量信息获取、传输、处理与显示的需求。

    如果这项技术能打通隔在理论与应用间的那堵墙,“未来全息影像的可穿戴设备会更加轻便,甚至可以制备在隐形眼镜上,直接对人眼功能进行调节。”黄玲玲说,在“超表面”加持下,6G时代的图像传输将实现从2D到3D的跨越。

    “我期待突破,期待成功。”黄玲玲眼波流转,微笑如初恋般羞涩美好。她把好奇心、智慧,甚至整个身心投入到科研的世界,兴致勃勃地去探索。科学回 报给她欣喜和成就感。

    这,是独属于科学家的奖赏。

    分享到:
    扫一扫,关注光行天下的微信订阅号!
    【温馨提示】本频道长期接受投稿,内容可以是:
    1.行业新闻、市场分析。 2.新品新技术(最新研发出来的产品技术介绍,包括产品性能参数、作用、应用领域及图片); 3.解决方案/专业论文(针对问题及需求,提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执行方案); 4.技术文章、白皮书,光学软件运用技术(光电行业内技术文档);
    如果想要将你的内容出现在这里,欢迎联系我们,投稿邮箱:service@opticsky.cn
    文章点评